现在位置 >首页 > 学会动态
0℃
2021-10-9 (三) 1977年,邓小平复出。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拨乱返正,改革开放”。邓小平指出,要发展生产力,搞现代化建设。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知识分子是劳动人民。教育是民族的最根本利      益。他推进政治体制改革。 有次会议上,曾宪九教授说:“这是解放以来,做研究的黄金时期”。我们可以听到曾教授发自内心的欢呼。外科代谢实验室遭封闭10年之久,终于恢复生机。主任重新回到阔别多年的外科病房,重新出现在追随他多年的弟子群体中。他重新回到了病人的身边...
阅读全文
0℃
2021-9-29 (一) 人有内在性兴趣。社会及教育环境可以影响兴趣的选择,从有志于学到而立之年,是选择兴趣并确立志向的关键性15年。1947年我进原震旦大学医学院。学医之初,我对生理学感兴趣。因此,我喜欢内科学。 然而,在医院实习,我选择了外科学。实习不过2-3个月,我去哥本哈根。回国后,我被分配留母校,做外科住院医师。实践证明我的选择是错误的。我不具备外科医师应有的双手操作技巧。对解剖学不感兴趣。长此以往,不可能有所作为。出乎意料, 错误的选择,竟给我一次非寻常的机遇。知识的...
阅读全文
0℃
2021-9-12 2010年4月27日,突发无痛性黄疸,贫血,消瘦。家绮着急,杜斌催我住院。初步检查证实严重贫血。我住协和医院老楼302病房。当天下午,病房门上张贴两小块金属牌,写明“隔离”和“谢绝探视”等字样。入院那天起,上午、下午甚至晚上,轮番多次检查。每隔一段日子,做骨髄穿刺,先后3次。入院诊断是“获得性免疫性溶血性贪血”。说白了,不知确切病因、我自知情况不妙。 面对生死搏奕的眼神 黄疸、无痛,我暗自怀疑胰腺癌。住院后不久,我让小女儿陈铭坐到我床边,对她说,如果最后诊断确定胰腺癌,治...
阅读全文
0℃
2021-9-12 1947年,我进原震旦大学医学院。第一次做生理学动物实验,把乌龟斩首,取出它的心脏,安置在支架上。从血管内注入不同液体,分别把心脏的搏动描记在一张烟鼓上熏黑的纸上。心脏在离体的条件下,仍然能自主搏动。从来没有见过。好玩。 第一次,做微生物学实验,老师给学生每人发一根牙签,在各自的牙齿、舌头上,拭擦一番,然后涂片,在显微镜下观看,只见满视野的微小物体,圆球样的、杆状的、螺旋型的。老师告诉我们这就是微生物,在人的口腔、鼻腔,肠道以及其他自然体腔内,都有,而且大...
阅读全文
0℃
1972年5月初,我在噶尔县,获悉卫生部来电,第三批赴阿里医疗队将在5月10日离开北京,估计1个月后到达阿里。卫生部要我们在第三批队员抵达后,才返回北京。 在措勤县和噶尔县工作的两支医疗分队,相继回狮泉河集中,大家重新相聚。一年来,多少为阿里藏族老乡们做了一点有益的工作,心里也多了一点欣慰。总结会、告别座谈会、地委和军分区领导的接见,都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有了更多的悠闲时间。晚上,我独自坐在狮泉河大院里,极目望去,大片原野,周边高山峻岭竟然不显得高大。天空深蓝色,透出幽柔的荧...
阅读全文
0℃
年底,按地委指示,我将分出一段时间,回狮泉河,讨论下一阶段工作,同时组织一系列讲课。心内科、放射科、检验科都参加。有几位临床医师在县里,一时回不来。此刻不知从哪里弄来几本书,也忘了怎样自编讲义,但求不误人子弟为好。春节临近,送来部队一位战士,胃大出血,急诊做了胃大部切除术。军分区司令员亲自参加术前讨论,观看手术。完毕后,和我们一起吃了饭,匆匆离去。 那年春节同时也是藏族新年。地委和军分区领导分别邀请我们参加宴会,地方小,来宾多,很热闹。也有登门拜年的。忙了好几天,没有想...
阅读全文
0℃
“马把成吉思汗带到遥远的欧洲, 它自身却没有领土野心。 “成吉思汗的荣耀已经过去。 马的精神更为持久。    ------------------------------------------------ 此次巡诊,我和藏族翻译 T 搭档。他是向导,巡诊路线和准备工作做得有板有眼,说汉语很流利。他脸带微笑,隐隐地透出一缕淡淡的狡黠。他喜欢穿方格子红色衬衫,褪下羊皮大袍右侧衣袖,把它塞进腰带,这种服装款式显出他与众不同的帅气。他不是干部。据介绍,他早年曾被派往北京民族学院学习。西藏平叛后,因...
阅读全文
0℃
晨起,天阴多云。早上有两个小组要外出巡诊,三位医疗队员,二位藏族向导。两条不同的巡诊路线由区政府安排,沿途事务由向导料理。我们只需要背上那只笨重的木头药箱。卧具塞在马褡子里,厚厚的,分别由两匹马驮着。出发时合在一起,有七匹马,一支小小的马队。估计来回需要七、八天功夫。高原上很静。马蹄声碎,我骑在马背上,不知在想什么。 这一天出巡,在安排方面,可以说一切正常。马的步态平稳,我没有做出让马感到不舒服的动作,没有任何征兆预示会发生事故。但是,我从马上摔了下来。短短的瞬间。当我...
阅读全文
0℃
羊为藏族提供了终生服务。一年之中,某一季节,阿里老乡们需要把盐巴运往外地去贩卖。这是一项传统的地区贸易。把相应重量的盐巴装满相应大小的毛线袋里,挂在每只羊的背上。整个羊群统一装束,由一个牧羊人统领,这支驮盐的羊群浩浩荡荡出发了。跋山涉水,风餐露宿,据说往返要一个多月。每次驮运,总有好几头羊要死亡。冰雪封山之日,狂风和严冻对羊群的摧残,严酷而无情。我曾见到在凛冽的寒风吹打下,羊群在无遮拦的羊圈内,惊恐地紧挨在一起。一片哀叫声,声声揪心。 可悲的是到头来,羊免不了惨遭屠宰的...
阅读全文
0℃
在日土县,总能有意外的发现。好几个世纪以来,西藏神权至上,耕地种青稞要触怒山神。就这么一道紧箍咒和套在藏民头上的那个该死的箍,社会发展停滞千年。荒唐的是解放前,西藏地方政府从印度进口粮食,专供地方政府各级官员和寺院神职人员享用。今天,时代改变了。在驻藏的汉族干部帮助下,昔日的奴隶,为了生存,他们组织农耕生产大队,150多人,开垦了150亩地种青稞,有3000多头羊,100多匹马。与措勤和狮泉河相比,这里的气候和土地状况要好些,但是耕地播种很辛苦。老队长50多岁了,还在田野上,山沟里东奔...
阅读全文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