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事件●关注
[BMJ发表文章]:Frontiers旗下杂志遭遇大规模撤稿已关闭评论
Frontiers’ journals saw large scale retractions—where does that leave the publisher’s reputation with researchers? Brian Owens BMJ 2024;384:q659 http://dx.doi.org/10.1136/bmj.q659 Frontiers, like other for-profit open access publishers, has struggled with a perception it has low editorial standards and weak peer review. But is that true? Brian Owens reports In September 2023 Frontiers—one of the world’s largest open access scientific publishers, with a stab...
阅读全文
沉痛哀悼陈德昌教授已关闭评论
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中国重症医学的开拓者、缔造者和奠基人,北京协和医院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陈德昌教授因病于2022年12月10日23时06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0岁。 陈德昌教授的逝世,是我国重症医学事业的重大损失,我们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的一代名师。全国重症同道,让我们化悲痛为力量,继承和发扬陈德昌教授的优秀品质,为进一步发展我国重症医学事业做出更大贡献。 陈德昌教授千古! 来源:中华医学会重症医学分会
阅读全文
[陈德昌教授]:中小学时代(21/21):双语教育与我一生之路已关闭评论
2014-1-10 初稿 2022-9-25完稿 双语教育的最终目标 交际能力(communication competence) 交际能力被确定为双语教育的“最终目标"。语言能力与交际能力二者,既有区别,又有相互联系,是一个整体。中学双语教育的效益,将在大学医学院学习,特别在留法期间生活和工作的实践中,经受检验。 双语教育开辟我一生之路 1947年,我进前震旦大学医学院学习医学,以法语为教学语言。1953年进入前广慈医院做住院医师,兼任外事工作。1964年奉调到卫生部报到,由此进入北京协和医院,进一步接受英语教育。1...
阅读全文
[陈德昌教授]:中小学时代(20/21): 临别赠言已关闭评论
2019-4-29 初稿 2019-6-30完稿 老师临别赠言 1. 中国老师唐烈先生 高中年级的汉语古文老师是唐烈先生。他授课认真,诵文解读按一定的节奏和语腔。得意之处,晃动一两下脑袋,颇有古代文人的遗风。但是,他不像罗老师那样善于吸引学生的注意力。不幸有一天他家中起火,看得出他的忧虑和烦恼。他讲课一如既往,一丝不苟。那个年代,一般的中学老师被谑称为“教书匠”,真是委屈他们了。他们家境清寒,从来不费心机,巧立课目,开设什么补习班,增加额外收入。师道尊严。老师的奉献精神是留给学生们最宝贵...
阅读全文
[陈德昌教授]:中小学时代(19/21):阅读和实践中成长(二)已关闭评论
2014-1-10 初稿 2022-9-21 完稿 阅读和实践中成长(二) Marius要和Cosette结婚了。Marius一身黑色婚礼服。Cosette一套精心设计的白色婚纱,他们去教堂举行婚礼。Cosette把手搭在Guillenormand先生的手臂上。这位老先生是Marius的长辈、上校军官、道地的豪门贵族,伴送着新娘在风琴演奏声中走向神坛。Cosette的父亲Jean Valjean因为手臂意外受伤,挂着一块三角巾,走在他们身后。Marius和Cosette接受神父的祝福。Marius是伯爵,Cosette是伯爵夫人。 盛大的婚宴,按传统的礼仪进行。此时,...
阅读全文
[陈德昌教授]:中小学时代(18/21): 阅读和实践中成长已关闭评论
2014-1-10 初稿 2022-9-21 完稿 阅读和实践中成长 前中法学校规定的法语教学和考试制度很严格。初中年级的语法学习和语法分析,很重要,但是十分苦燥。爸爸小书柜有几本法国作家的名著。每年暑假和寒假,我不爱外出逛街,手伸进了爸爸的小书柜。要发现新大陆,需要冒险。求知,也一样。 可能在中级班三年级暑假,我第一次阅读雨果写的《Les Miserables》(《悲惨世界》),1939年版本,共5大部。第一次,只读了第一部(Fantine)第1、2章。每章又分14篇。我读完第2章的14篇,仅仅是全书的开卷。我...
阅读全文
[陈德昌教授]:中小学时代(17/21):探索已关闭评论
2019-4-29 在课外阅读中探索 10到15岁是我的少年。学业按学校制定的课程进展,不至发生偏离。然而,抗日战争和第二次世界在全球范围内发生激烈的震荡,必然波及我赖以生活的社会。我们的家也经受着战争和贫困的磨难。事物在变,人在变。我在思想上产生这样或那样的疑问。 在中学的暑假期间,我开始阅读巴尔扎克写的《高老头》(Le Pere Goriot)。这本书第一次向我展示着法国社会的现实。法国社会也是人的社会,法国人也是人。 高老头年老而孤独。他收入单薄,身居小市民合租的简易住房。他竭尽...
阅读全文
[陈德昌教授]:中小学时代(16/21):法语课外阅读已关闭评论
2014-1-10 初稿 2022-9-17 完稿 法语课外阅读 不是学校规定的教课书,不列入考试,完全出于自发的兴趣。我随意从爸爸的小书柜,取出一本书,不大也不厚,纽约1907年版本。包书纸上,爸爸亲笔写下《French Short Stories》(“法国短篇小说”)。估计是一名早期读者1914年在首页上签字。有一名中国读者只读了两篇文章,“Deux amis”(“ 两位朋友”)和“Les etoiles”(“星星”),而且字里行间,模糊地加注几个中文字,甚至没有读完全文。看来,他的法语水平不及我。约摸在1940年代初,我拿到了这本书。作者有M...
阅读全文
[陈德昌教授]:中小学时代(15/21):我学法语(二)已关闭评论
2014-1-10 初稿 2022-9-9 完稿 我学法语(二) 双语教学的目标(续) 2. 语言运用(performance) 语言能力”与“语言运用”是有区别的。老师禁止学生“背词典”,不允许“死读硬记单词”(mot-a-mot)。片面追求词汇量是错误的。单词拼凑,将无法表达自己的思想和感情,亦不可能理解他人的思想和感情。盖房子可以把砖一块一块叠起来。要写文章把单词一个一个拼凑起来,行吗?又比如,单词要应用得当。1979年是第一批中国委派留学生赴法。中国同学和法国人交谈,很喜欢说:“d’accord”(同意)。法国人并不...
阅读全文
[陈德昌教授]:中小学时代(14/21):我学法语已关闭评论
2014-1-10 初稿 2022-9-5 完稿 我和法语有缘 1939年,日本军队侵犯上海闸北,全家迁居前法租界。我家搬进石库门楼房,和中法学校相隔2条街。就这样,我进中法学校学法语。我对汉语古文和法语似乎有先天性好感,(正像我对数学有着天生性厌恶)。我愿意接受双语教育。 人称“法语美”,讲究语法和逻辑,行文流畅,朗读自有抑扬顿挫。有语言美,就有文化美。欧洲贵族阶层喜欢在交际场合,用法语说话,以示高雅。这在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一书中,屡见不鲜。法语结构严密。写文章禁忌语义歧义(equivoqu...
阅读全文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