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事件●关注, 学会动态>正文
[陈德昌教授]: 1971年西藏阿里的故事(11/15): 阿里的宰羊时节
2021年04月23日 事件●关注, 学会动态 暂无评论

羊为藏族提供了终生服务。一年之中,某一季节,阿里老乡们需要把盐巴运往外地去贩卖。这是一项传统的地区贸易。把相应重量的盐巴装满相应大小的毛线袋里,挂在每只羊的背上。整个羊群统一装束,由一个牧羊人统领,这支驮盐的羊群浩浩荡荡出发了。跋山涉水,风餐露宿,据说往返要一个多月。每次驮运,总有好几头羊要死亡。冰雪封山之日,狂风和严冻对羊群的摧残,严酷而无情。我曾见到在凛冽的寒风吹打下,羊群在无遮拦的羊圈内,惊恐地紧挨在一起。一片哀叫声,声声揪心。

可悲的是到头来,羊免不了惨遭屠宰的恶运。人们剥羊皮、取羊毛,切割羊肉和羊骨。有了羊,就有羊粪那样永不熄灭的火种。有了羊,就有了羊皮大袍。有了羊,就能吃烤羊肉,就有酥油、酥油茶和糌粑,在漫长时间的演进中,形成的蒇民独特的饮食和生活习惯,莫不出于羊之所赐。

每当藏民宰羊的时节,大家在帐蓬外,开阔地带,席地而坐。宰羊有一套程序,开膛剖肚做得很道地。从上下两端,把消化道切断,整个内脏系统被完全剥离。于是一手紧紧捏住肠道上端,一手使劲将肠内容物往下挤压,直到排空为止。不用清水灌洗肠道。把肝脏和脾脏在腹腔内原地捏碎,全部塞进肠道,两端闭死。然后放进大锅内去煮。肉香扑鼻,特别馋人。此日宰羊好几头。不远处,羊皮巳经剥下,摊开晾晒。羊肉及骨骼,按熟练的解剖手法,分类处理。羊腿是精品。烤羊肉是我们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把煮熟的香肠切成一段一段的。大家用手抓来。吆喝声、打闹声、声声入耳。羊肠、羊肝、羊血、样样可口。配上浑浊不清的羊肠水,原汤化原食,道地的十全大补。我私下里假设,人的肠道可能和大脑情感中枢有着特种联系。把肠道喂好了,人感到舒坦、痛快。想起历史上那么多的文人墨客,喜欢以诗词抒情,郁郁乎文哉,却不知所从。今日在阿里和藏族老乡们在一起,痛饮青稞酒,饱餐牛羊肉,乐在其中矣。文革只是场插曲,闹剧终将成为过去。歧视、仇恨和暴力,不应该是人类社会永久的常态。在西藏高原,我应该看得更远。

2016年3月18日初稿,2021年2月10日修改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