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事件●关注, 学会动态>正文
[陈德昌教授]: 1971年西藏阿里的故事(5/15): 界山大坂上的兵站
2021年03月12日 事件●关注, 学会动态 暂无评论

此次进藏的路线,按计划,沿着兵站走,昼行夜宿,在兵站稍事休息,使大家有时间逐步适应高原气候。兵站,一般就在荒山古道的一隅,有点像小说里野外客栈。围墙很矮,院子不大。我们一行十来人进去,塞得满满当当。兵站的平房小屋够简陋。大统舱,木板床、供应棉被,不用打开行李大包。能洗脸、每餐有馒头和烤羊肉。没有蔬菜,很自然。在联接叶城到狮泉河的漫漫山道上,我们在兵站美美地睡个大觉。

几个星期来,我们一步一步走进大山。因为地处偏僻,长年累月,少有人往来,兵站里的青年人,见到我们,很亲切。有的小青年来兵站一年了,想家。终年与高山相伴,不为人所知,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然而,他们是不可缺少的。没有他们,兵站不可能存在。有机会和三两小伙子,坐在路边的大石头上,或者蹲着,名符其实地侃大山。侃他们的家和家乡事。侃他们的向望。我不好意思搅乱青年人的梦、干预他们真情的倾诉。我无法掩盖对他们现状的遗憾。山沟里的生活单调而孤独,兵站难得有几本书,时光悄悄地流失。有谁真正关心他们的成长、他们的教育。我们这群从城里来的人,是匆匆的过客。我们也有着自己的思念和焦虑。行进途中的琐事和高山反应,始终纠缠着我们。

盘山的道路望不见尽头

第二天清早,又要赶路。解放牌卡车在院子里准备就绪。真难为她了。风尘仆仆,把我们驮着、拉着。好几次,卡车闹病了。只见司机师傅躺在车下,附近地面上散着零件和修理工具。大家不吭声,除了师傅,谁也帮不了忙。卡车又转动起来。告别之时,大家微笑着。相约在回程路上再相见。可是谁知道?

界山大坡气候干燥。一年有几个月,狂风肆虐。大地没有植被,裸露着,毫无遮拦。在卡车可以通行的路上,深深地刻划下一道道伤痕,像波浪,坚硬的。这就是“搓板路”。卡车在上面行驶,颠簸着。人在车厢内,跳动着。高原正显示着她冷酷的一面。把我那些理不清的杂念,零乱地撤落在这条搓板路上。

2006-12-25初稿,2010-4-10病中修改,2021-2-10修订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