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事件●关注, 学会动态>正文
[陈德昌教授]: 1971年西藏阿里的故事(4/15): 界山大坂
2021年03月05日 事件●关注, 学会动态 暂无评论

到达叶城,一片开阔的空旷地带横在眼前。极目远眺,一座山脉拔地而起,矗立着,牢牢地扎根在这块大地上,凝聚着巨大的力量、不可动摇。这就是界山大坂,介于新疆与西藏之间的大山脉。

我们终于要向西藏进发了。那辆卡车改装的长途大巴,搭乘十来个人,加上全部行李。驱动马达不堪重负,上路伊始,就哼哼着、晃动着。车到山前自有路,大坂慢慢地掀起面纱的一角。峰峦起伏,白雪皑皑。盘山公路婉延而上,托起一片凉爽之气,淡淡的稀薄。苍天在上,穆穆皇皇。

盘山公路蜿蜒而上

医疗队专用长途大巴在界山大坂的公路上  

道路从我们来的方向开始,通向前方,看不见尽头。两边尽是起伏的山峦,嵌上白雪。迷雾笼罩山顶,灰蒙蒙,不移动。大山矜持而威严。有几个兵站,这种天气可以持续好几月。有个兵站叫“甜水海”。可惜没有海,水绝对不甜。初来者不宜停留,更不宜过夜住宿。头疼、失眠、厌食、十分恼人。司机师傅特别辛苦,两眼盯住崎岖不平的山路,双手把住方向盘,车行加速。

翻越黑卡大坂,发生了第一次故障。过了红柳滩,在奇台大坂,卡车正在向自己的极限发起冲刺。一阵痉挛,再次瘫痪。大家下来推车,轮子转动了。我从车后转出来,突然,似乎有一只大手掐住喉咙、喘不上气来,脚被钉在冻土上。时间凝固了。就这么几分钟,也许只几秒钟,稀薄的空气冲进我的肺腑,我走向车门,把住扶手,爬进车厢。理性的选择是返回就近的兵站“三十里营房”。休息壹天,让司机师傅把车修好了,继续上路。

大坂寒气袭人。因为疲劳,车厢内恢复安静。眷念缠绵无穷时,千里似梦幻。我的思念很快飞向遥远的北京。那间阴暗的、潮湿的小屋里住着我爸妈和女儿。还有那位长期异地分居的家绮。我一度颇感迷悯和失落,是这个家支撑着我。其他的往事、人间的恩恩怨怨、经过时间的洗炼,统统在界山大坂的博大和宽容中,分解净化。但愿人长久。凝视窗外,万里净空,天高云淡。

2015-8-14初稿,2021-2-10修订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