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事件●关注, 学会动态>正文
[陈德昌教授]: 1971年西藏阿里的故事(3/15): 路漫漫兮其修远
2021年02月25日 事件●关注, 学会动态 暂无评论

离开北京城,一路西行,此去路途坎坷,像是换了人间。最初一段时间,思家心切,人之常情。父母双亲己是古稀老人,在一间小小的陋室里,抚养着我四岁的女儿。我的妻子家绮在上海,天各一方,爱莫能助。这次专程赶来。妈妈对我说:“你要去西藏,我把家管好,把你的女几带好。”我懂得妈妈在想着什么。我懂得她承诺的分量。临行,两老一小站在小屋门前,面无表情,要说的话都说了。我和家绮用一木棍,肩扛着两只行李包,一前一后,动身上路,头也不回。到达阿里两个月后才接到妈妈第一封来信,说她一个人悄悄地跟着,直等我们上了电车,见不到人影,在马路对面站了一会,才回家转,独自流着泪。古人有句话:“游子天涯路,高堂万里心。”

没有想到家书邮递竟如此困难。1956年火车到了张掖,就算是终点站。如今铁路能延伸到乌鲁木齐,已经进了一大步。邮件由此转发喀什,至叶城,换车过界山大坂,绕过好几道弯,进入西藏。一封信走上一、两个月是平常事。家绮来信说,我离家两个月,杳无音讯。着急,写了封航空信,投寄“西藏阿里狮泉河”。上海邮局职员说,地图上没有标出“阿里”,也没有“狮泉河”,无法邮递。她不甘心,去新华书店查找地图,亦无所获。终于在一张供当年红卫兵大串联参阅的地图上发现阿里的标志。最后说服了邮局。那是1971年的故事。

医疗队此行,走的正是古代丝绸之路。从西安进入河西走廊,依次经过武威、张掖、由嘉峪关西出,进新疆。跨越界山大坂,到达西藏。所说河西走廊,     是指甘肃走廊,因在黄河以西而得名。河西走廊曾经是古代丝绸之路的枢纽路段,连接着亚非欧三大洲的物质贸易与文化交流。对此,季羡林曾经作出评价。他说:“世界上历史悠久、地域广阔、自成体系、影响深远的文化体系只有四个:中国、印度、希腊、伊斯兰,再没有第五个;而这四个文化体系汇流的地方只有一个,就是中国的河西走廊敦煌和新疆地区,再没有第二个了。”1971年,我到武威,酒泉,张掖之时,昔日行商繁荣富庶的风光,早已烟消云散,留下的有古代艺术宝藏和说不完的传奇故事。

河西走廊 (图片 百度)

嘉峪关关城位于嘉峪关最狭窄的山谷中部,地势最高的嘉峪山上。关隘中最雄险的一座,至今保存完好。城关两翼的城墙横穿沙漠戈壁。过了嘉峪关,回头但见落日余辉下的古城建筑,几分凄凉,几分悲壮。古诗曰:“西出阳关无故人”。此地离阳关还有一长段距离。

城关两翼的城墙横穿沙漠戈壁(以上图片均来自百度)

医疗队专用的长途大巴是第一代解放牌卡车改装的,正在检修。我们在乌鲁木齐多逗留了几天。卫生局接待很热情,特意安排我们去观看新疆地区的出土出文物。古代丝绸之路经吐鲁番而西出,我们从焉耆折拐。出土文物中有公元25年的丝织品,做工精致,花色图案很美。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千二百多年前一个12岁孩子叫卜天寿,抄写的论语手稿,难以相信出自孩童之手笔。卷末注明年月,有孩子自已的签名,并写上年龄。我从小在双语学校读书,以法语为主,不知道我国文化发展的历史。今日始知在古代,这个地区民族文化交流如此发达,惊叹不已。

往后有一段路程将沿着火焰山走。山的石头是红色的,阳光照射下,红得灼热。远处望去,一派红光,蔚然壮观。迎面吹来的风热辣辣的刺脸。山凹里腾起一团云雾。顿时想起《西游记》中火焰山出妖怪的故事。今日身临其境,感受真有其事似的。新疆军区和南疆军分区分别给我们开出介绍信。我们将沿着天山山脉西行。前进方向的右边有绵延起伏的高山峻岭,左边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去阿克苏的路上,坐车很颠簸。行李跟着翻筋斗。这就是出了名的“搓板路”。过了阿克苏,但见大风飞扬,满天沙尘。一个上午下车来,发现大家头发眉毛,一层灰白色。彼此顾盼,放肆地大笑一通。

2006-2初稿,2021-2-10修订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