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事件●关注, 学会动态>正文
[陈德昌教授]: 1971年西藏阿里的故事(2/15): 阿里在呼唤
2021年02月18日 事件●关注, 学会动态 暂无评论

阿里地太大,人太少。所谓居民点最多也不过5或6顶帐蓬。各居民点相距很远,经常因牧场更替而迁移。老乡们对医学观念淡漠,缺乏卫生常识。需要委派外省市的医疗队,采用巡诊的方式,让医生走到藏民的帐蓬里去。高原雪山,吉普车的用途有限,汽油供应是个问题。外出巡诊必须骑马。阿里的马能吃苦耐劳,单骑走千里。然而,要依靠分批派出短期的、行医能力有限的医疗队,姑且作为权宜之计,难以取得实效。文革的发动与西藏的建设互不相关,文革不可能为缓解阿里地区的缺医少药,提出任何行之有效的政策措施。

藏族牧民,他们的帐蓬、羊群和牦牛

按阿里地区医疗编制,各县及其管辖下的各个区都有医务所,分配有专职的医师。但是,花名册上那些在编的医师却不在岗,他们到哪里去了呢?据说,在山下休病假。当我掀起医务所的门帘时,室内空荡荡,没有医师,也没有病人。在有的小区,竟能发现各种手术专用的器械箱(包括腹部手术、骨科手术)、麻醉机,未经组装的X光机等。几只大木箱尘封多年。

然而,问题也有令人费解的一面。如果个别医师旷于职守可能是个人因素。多数医务所,没有医师甘心留下来,这是为什么?也许我不能以自己学医和从业的经历,来责怪当年那些不在职的年轻医师们。他们很可能是医学院的学生,毕业后,没有机会接受正规的住院医师培训,刚出校门,就懵懵懂懂被投放在医务所,独当一面。即便检查发现白内障、骨关节病、先天性心脏病或者其他慢性疾病等,他们该怎么办?没有老师指教和带领。没有护士协助。有成套手术器械而没有消毒锅。有X光机而没有胶片供应。他们感到阿里似乎不需要他们这样的医师,看不到自已的前途。卫生行政部门制订了计划,按编制分配了医师,按指标下拨了各项装备,大家好好干吧。从此再无人过问。这就是1971年我发现的阿里。

我出生在上海,长期在大城市生活,医学院毕业后,在教学医院工作。尽管西藏广袤千里,从来被隔离在我的视野之外。我不知道西藏人民是怎么生活的。今天我来到了阿里,老乡们生活赤贫,缺医少药,简直难以想象。作为援藏阿里医疗队的一员,我应该做些什么呢?我很快意识到正面临艰难险阻的挑战。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我相信西藏必然需要重大的改革,阿里将建设得更好。阿里高原上的雪山,庄严肃穆。雪山上的雪,洁白,永恒,真正的美。雪山上的雪是慷概的,给下游的广阔大地提供水的资源。阿里静静的,雪山静静的,我听到了她们的呼唤。

高原雪山上的雪

2015-8-6初稿,2021-2-10修订

本文照片系作者拍摄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