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事件●关注, 学会动态>正文
[陈德昌教授]: 中学时代的生涯(新编)(二)
2019年05月15日 事件●关注, 学会动态 暂无评论

2019-4-29

(二)

妈妈为我和姐姐临时找到一家私立中小学。园子很大,分别有五栋楼房。不知哪个富贵人家逃避战火,离开上海留下来的。我进入小学一年级,很不习惯。学校的生活远没有幼儿园亲切愉快。

妈妈很重视我和姐姐的学业。她为我找了一所中法学校,是法国天主教会办的。为姐姐找到清心女中,是美国基督教会办的。并非出于宗教信仰的缘故,因为两所学校都是男女分校,管教严。

就这样,1939年我进了中法学校(现在光明中学的前身)。学校创办于1886年。1911年名称“中法学堂”。校址屡经变迁,最后座落在Boulevard de Montigny(“蒙蒂尼植树路”)。Charles de Montigny是1848年第一任法国驻沪领事。我在校求学时期的那座教学楼建成于1923年,法国风格,外墙红白两色分明。

(2008年  原教学楼修缮)

操场有小型足球场、篮球场、引体向上的单杠、小块沙滩等。操场南面竖立着一块大面积黑色木板,为打“手球”(balle-pelote)专用,属西班牙式体育设施,全上海独此一家。今己拆除干净。1980年留法期间,我曾经在南方巴斯克应邀参观一场手球比赛,双方球员面对壁墙,用手击球。异国他乡,旧梦重温,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 巴斯克手球赛   图片来源  百度)    

学校的大门在大楼的西侧,面对植树路。推开两扇沉重的大门,见宽阔的长廊,一侧有大柱支持着,通向操场,很明亮。一侧是各年级的课室。入学考试那天,我第一次进入,校内的景色和氛围确实使我惊奇不已。

学校招收的全是中国学生,没有混血儿,绝大多数不是教徒,信奉天主教的学生仅属少数。中法学校不设宗教课,解除了我妈妈和爸爸的疑虑。学校里除了中国老师,多数是法国修士,法语称为“frere”(即“兄弟”)。天主教会创办的中小学教学由修士负责。创办大学,概由神父负责。修士和神父是终身制,修士不会晋升为神父。

中法学堂的学生称中国修士为“相公”。见了法国修士,要称Monsieur(即先生)。可是“Monsieur”法语的发音真是难倒了我这个刚从小学一年级出来的孩子。我一鞠躬,含糊其词过关。几位法国修士,都是大胡子。有两位是名符其实的美髯公,长髯过胸而及腹。一位是灰白色的,一位是粽红色的。修士身穿中世纪式的黑色道袍,腰间系上一根很长很长的粗丝带,末端呈须带状。颈前衣领扣上一块白色的硬衬片,胸前挂的是标志显明的十字架。法国修士和中国幼儿园老师是两个世界的人物。幼儿园是乐园,是天堂,再也回不去了。

每天上学和散学,妈妈亲自陪送。听到上课铃响,各班学生在院子里排队。按规矩,妈妈必须离开。第二次铃响,由各班级主任带领学生,按次序上课室。上楼梯,秩序井然,保持肃静。第一学期,此时此刻,我有一句话必须对妈妈说:“我听你的话,你也要听我的话”。意思是说,我做个乖儿子,下学你一定要来接我回家,君子协定。妈妈如果迟来,我想哭,又不敢。一个没出息的小孩。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