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事件●关注, 学会动态>正文
[陈德昌教授]: 中学时代的生涯(新编)前言
2019年05月13日 事件●关注, 学会动态 暂无评论

2019-4-29

“留存一段记忆只是片刻,

怀想一段记亿却是永远。”

—白落梅

前言

我家居住的老宅在上海虹口区,是幢五上五下的二层建筑。两侧厢房之间有个大院,上有玻璃大棚,透光又避雨。大院前面是一片小花园,左端是池塘。右端是只大花盆,既没有水,也没有花。这个大院住着我家母系和父系的几房亲戚,很安静,环境卫生也好。我们一家住厢房,分前、中、后。从中间厢房的窗外,能见对面的下海庙屋脊上的黑色龙头等装饰物。爸爸妈妈和我住前厢房。面积不大,全套红木像俱之间有足够的空隙。不堆杂物。这是我一生居住得最舒畅的地方。我奶奶和姐姐住后厢房。

1937年日军挑衅,发动卢沟桥事变,趁势南下,攻占天津,接着攻打上海,我国19路军奋起抗战。淞沪之战爆发。全家离开虹口的老宅,搬入法租界。

(上海汇山码头的日本旗舰“出营号”)

当年消息不畅通,爸爸妈妈心怀侥幸,以为事态平息后,仍然可以搬回去。幸而一位远房长辈紧急通知妈妈,虹口区可能守不住,将落入日军之手。妈妈在最后几天,搞到一辆大卡车,赶回老宅。整幢楼房已经人去楼空,街道不见行人。完全依靠一位体强力壮的老师傅。他一人在楼上,把抽屉和大小衣橱腾空后,整件家具分好几个部件,用粗绳索捆绑,打开窗户,沿着两根长竹竿,一件一件地慢慢滑送下来。院子里只有妈妈一人接应着,安放落地后,师傅再把绳索拉上,周而复始。吊装完毕,急忙上卡车。妈妈日后告诉我,家俱是她“抢出来的”。如今,多次搬迁,只留下红木大衣橱,很旧了,没有实用价值。在我有生之年,我决不会清除它。大衣橱是历史,是妈妈勇敢的见证。

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座老宅被日军炮弹击中,片瓦不存。一街之隔的下海庙安然无恙。作为幼儿园的孩子,自有孩子的悲痛。我离开了幼儿园和幼儿园的老师们,将永运见不到他们了。虹口区那段童年生活一去不复返。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