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事件●关注, 学会动态>正文
[陈德昌教授]:我学龄前的老师
2019年04月02日 事件●关注, 学会动态 暂无评论

我学龄前的老师

2019-3-26

学龄前进幼儿园是一生中最愉快的学习时光。入学考试,绝对没有现在考高校那种斩将过关的痛苦和悲壮。老师微笑着提问题,学幼儿特有的语调,听来很亲切。考试很轻松地通过了。我、妈妈和老师,三军过后尽开颜。老师提出问题,有一个属高难水平。她问我,“眉毛有啥用处”。我几乎不加思索地问答说,“我妈妈画眉毛用的”。这句话从语法上,从道理上,都讲不通。既然,有了眉毛,妈妈为什么还要画眉毛。然而,我说的是实话。妈妈每天花一定的时间把多余的眉毛除掉。她不用剃刀,用一根线,构成一个长方形,中间有一段两股线交缠着,两头各形成一个圆圈,妈妈左右手的拇指和示指在圆圈中一张一缩,让中段的那股交缠的线双向地旋转,紧贴眉毛边缘来回滚动着。效果很好。妈妈的眉毛始终保持着又细又弯的完美状态。我很好奇,乖乖地站在一旁观看着。我爸爸从来不理他的眉毛。所以,我只说“妈妈画眉毛用的”。我没有说爸爸,我观察很仔细。据妈妈后来告诉我,幼儿园几位老师听了,哄堂大笑。没有料想到,轮到我做爸爸的时候,我陪小女儿去参加幼儿园的入学考试。老师也和霭可亲,她问我女儿,“你来幼儿园干嘛?”。我女儿很高兴地回答,“我来吃饭来的。”效果同样是喜剧性的。因为一般小孩都回答“我来学习的”。这肯定是他们爸妈教的,孩子不敢说他们想说的话。我为此而自豪,我小女儿不失乃父之风。

学龄前我还有一位老师,她就是我的妈妈。她先教我背唐诗,诗句短,有韶律,朗诵像唱歌,调是妈妈世代家传的,容易学也容易记。所谓学,从一个字不识,到一个字不漏地背出来,最后仍然一个字不识。第一首诗是唐朝诗人贺知章写的《回乡偶书》,的确是首好诗。

少小离家老大回,

乡音无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

笑问客从何处来。

设想一下,他一个人少小年纪就离家出走,回来已经86岁,鬓发苍苍。时过境迁,触景生情。唯独他自己说的一口乡音,与生俱来,改不了。村里的几童见了这位外来的陌生老人,好奇怪。即便与他同龄人活到这把年纪也可能认不出来这位老乡。儿童天真,笑嘻嘻地问他从哪里来。就这么短短几句话,勾起诗人几十年离别乡愁。那首诗七言律,四行廿八个字。不能少一个字,也不能多一个字。游子一生漂泊在外,迟暮回归故里。诗人用词朴素,情意凝重,浓缩成诗,浓浓地酿成百年的老醇酒,醉人。然而,我一个5岁的孩子,还没有开始自己的人生,即便妈妈逐字逐句做了讲解,听了入耳,却没有听懂。不知贺知章其人,怎能读懂贺知章写的诗。妈妈有时喜欢让我在长辈面前背几首唐诗,即刻的效应是一片赞美声。从此,我对唐诗有了感情。喜欢背诵唐诗,不是出于理解,是因为得到夸奖而产生的成就感。应该说,我对唐诗宋词的爱好是在小不点的时候打下的基础。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