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事件●关注, 学会动态>正文
[陈德昌教授]:早春天气里的生命之歌—序曲(二)他就是邱财康
2018年05月28日 事件●关注, 学会动态 暂无评论

早春天气里的生命之歌

序曲(二)

他就是邱财康

头面部完全暴露,面部肿胀,变了形。刘四小和邱财康两人一模一样,我只能凭床头卡,辨别谁是谁。邱财康眯着眼睛对我说,他是高炉的炉长,37岁。眼力好,能识辩火焰颜色的变化,判断钢水出炉的合适时间。在这场大火中,他撤退在后,通道已被火焰烟雾封死,急中生智,从窗户跳出来。他说:“你要帮助我,把我治好”。他将“重新站在高炉前。”。医院和医院里的医生是他最后的希望。我贴近他的耳朵,对他说:“我不离开你。”从邱财康和刘四小入院那天起,我没有离开他们。我守住了诺言。应该谢谢几位护士,她们帮我在病房贮藏室内,架起一张折叠床。一日三餐由她们去食堂打饭供应我。

(图  刘四小  在烧伤后四天死了

烧伤后四天,刘四小死了。我送走了这位青年人。生龙活虎的生命瞬间从人世间消失。过不了几天,邱财康严重感染,血培养发现绿脓杆菌。外科老师们感到愕然,谁也没有治疗绿脓杆菌感染的临床经验。邱财康没有昏迷。他对死神抗争着。他有事业心,有自已的信念和追求。他牵挂着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小孩。他爱着他们。烧伤的丈夫和没有烧伤的妻子,忍受着同样的煎熬。妻子被护士好言相劝,安排在另一间房间等待。一对夫妻活着不能见面。妻子在等待着什么呢?

(图  我在邱财康的床边)

如果我和病人素昧平生,我会含着眼泪,对他说,你要挺住。如果我是病人的朋友,我只能呆在他的身旁,尽我最后一片心意,陪他走完最后一段路程。如果我是和尚,我将为他祈祷,抛弃人间恩恩怨怨,超脱尘世,升华圆寂。如果我是神父,我将安抚他的心灵,真诚忏悔,宽恕别人,接受最后审判。如果我是心理分析师,我要让病人把埋藏在心灵深处的话,尽情倾诉,不把烦恼带到坟墓里去。然而,我是医生。我应该为他做些什么?

待续)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