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事件●关注, 学会动态>正文
[陈德昌教授]:新时代危重病医学更需创新
2017年11月12日 事件●关注, 学会动态 暂无评论

【编者按】:此文系根据北京协和医院陈德昌教授在2017年协和血流动力学大会开幕式上的讲话编辑而成,全文即将在中华重症医学杂志电子版刊出。

新时代危重病医学 更需创新

2017-11-9    (修正稿)

chendechang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新时代有新时代的要求。很多陈旧的医学概念将被更新,很多学科之间的边界将被逐步地打破。危重病医学在中国是一门年轻的学科,经过大约40年来大家共同努力,在全国范围内打造了一代学科领军人物,在某些重大问题上取得了可喜的进展,成果来之不易。然而,我们正面临着新时代的挑战,正处在多学科的边界上,或有可能产生新的组合,引发更多的创新机会。

目前,我们远没有形成中国的创新特色。作为临床医师,重视临床工作理所当然。。因为开拓和创新思维,首先来自临床的实践。全国大城市教学医院都拥有大量疑难病例的丰富资源,我们应充分利用,以敏锐的观察力,去发现临床的问题。开拓和创新的思维,首先来自临床实践。在这里,笔者与大家分享两则故事。

1963年外科医师Burke发现21位因严重肠麻痹或急性腹膜炎住院的病人,原先的肺部基本健康,却发生了呼吸功能衰竭,并且成为他们死亡的重要原因。Burke发现了问题,但没有更深入的思考,没有问个“为什么?”问题似乎到此为止。然而,4年以后(1967)Ashbaugh 仔细观察了12位出现明显的呼吸窘迫症状的病人,其中10人没有肺部疾病的过去史,包括7人因严重创伤住院,1人患急性胰腺炎。他们共同的特点是弥漫性肺泡浸润,肺部顺应性降低,普通的氧气吸入治疗无效,必须应用PEEP。原发病灶不在肺部,为什么会引起肺部的损害?Ashbaugh在研究后,第一次提出了ARDS(“成人呼吸窘迫综合症” )的概念。 Ashbaugh的创新思维从此打开了研究呼吸功能衰竭的一扇新的大门。

第二则故事向主人公是Tilney医生。1973年他观察18位病人在腹主动脉破裂手术后发生远距离器官功能衰竭。其共同特点是明显的序贯性,似乎有某种“触发扳机”,引发的骨牌反应,各个器官一个一个地倒下。死亡率> 90%。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把问题聚焦在“机体反应”上 。Eiseman 1977年提出“多器管功能衰竭综合症”(MOF),这个名词沿用至今。Polk (1977)认为MOF 很可能由隐匿性股腹腔感染引起,Meakins (1986)指出“胃肠道是MOF的驱动机”。全身感染与MOF的关系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然而,全身感染是怎么回事?1984年Aggarwell第一次分离出炎症反应细胞因子(TNF)。以后更多的炎症细胞因子和抗炎症细胞因子被发现。1992年“全身炎症反应综合症”(SIRS)名词被欧美共识会议所接受。正是Tilney的临床发现以及他的思考,激发了人们探索新领域的强烈兴趣。

Ashbaugh和Tilney各自已观察了12位及18位危重病人,病例并不算多。他们的创新思维和专注的思考,相应开拓了新的探索领域。尽管当今ICU有很多精密的床边监察仪器和实验室检测方法,临床医师不能因此疏远病人。“Bedside”意味着医师要贴近病人,在临床实践中去打造出创新发展的舞台。

危重病医学正面临着新时代的挑战,我们要有危机感,我们应该怎样学习呢?学习不是接受被动的灌输。学习需要开动独主思考的能力,不受传统观念的束缚,把自身内在的创新潜力挖掘出来,激发出来。最根本的驱动力是追求科学真理,是对病人生命的尊重和爱护,通过我们的治疗使更多的危重病人能够生存下来。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