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事件●关注
0℃
1972年西藏阿里的故事(1/6) 北京协和医院 陈德昌 中华重症医学电子杂志, 2016, 2(1): 68-70 去阿里兮路漫漫其修远 离开北京城,一路西行,此去路途坎坷,千里迢迢,像是换了人间。最初一段时间,思家心切,人之常情。父母双亲己是古稀老人,圈在一间小小的陋室里,抚养着我四岁的女儿。夫人在上海,天各一方,爱莫能助。这次专程赶来。妈妈对我说:"你要去西藏,我把家管好,把你的女几带好。"我懂得妈妈在想着什么。我懂得她承诺的分量。临行,两老一小站在小屋门前,面无表情,要说的话都说了。我和夫人用一木...
阅读全文
0℃
100th Anniversary: 1917-2017 One Hundred Years of AJRCCM In celebration of the 100 year anniversary of the AJRCCM, we wanted to share with our readers some of the most interesting illustrations, photographs, and figures found in the earliest editions of the journal. Click an image below for more information.  
阅读全文
0℃
8月17日下午,国家卫生计生委在北京召开全国卫生计生系统表彰大会,隆重表彰全国卫生计生系统先进集体、先进工作者和劳动模范及“白求恩奖章”获得者。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出席大会并作重要讲话。 全国著名重症医学专家、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副院长邱海波教授,陕西省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尹贻明教授荣获“白求恩奖章”荣誉称号。 刘延东副总理等领导亲自为“白求恩奖章”获得者颁奖。 白求恩奖章是1991年卫生部第14号部长令发布的《全国卫生系统荣誉称号暂行规定》中设置的荣誉称号,由人事部、卫生部共同颁发。以...
阅读全文
0℃
人体“内环境”的奥秘 陈德昌 中华重症医学电子杂志 2017年5月第3卷第2期 Chin J Crit Care Intensive Care Med, May 2017, Vol.3, No.2 (修改稿) 人体的内环境 人类作为大陆上生存的动物,实际上有两种环境:一种是外环境,例如陆地的大气层。另一种是内环境,呈液体状态,是全身组织细胞赖以生存的根本。这种奇妙的现象是物种进化所造成的。 我当了住院医生,学习水与电解质问题,才知道人体有细胞外液(ECF)。为什么需要ECF?没有想过。1965年第一次读John H Bland撰写的《水与电解质临床代谢》专著,我恍然大...
阅读全文
0℃
吴阶平医学基金会重症医学专项基金项目-恒睿基金 为了保证申报者有足够的时间准备课题,完善试验方案,经恒睿基金主办方与发起人讨论后决定,2017年恒睿基金申请截止时间推后。具体时间调整为: 1. 重大课题 研究者申报(标书上报) 2017年4月15日-2017年10月30日 会议评审(第一轮评审) 2017年11月 专家论证(第二轮评审) 2017年12月 2. 重点课题 研究者申报(标书上报) 2017年4月15日-2017年9月30日 网络函评(第一轮评审) 2017年10-11月 现场终审(第二轮评审) 2017年12月 详情请登录恒睿基金网站www.wjp...
阅读全文
1℃
吴阶平医学基金会重症医学专项基金项目-恒睿基金 网站链接:http://www.wjphrfund.com 一、恒睿基金简介 恒睿基金是由杜斌教授发起,吴阶平医学基金会主办,中国医师协会重症医师分会和中国病理生理学会危重病医学专业委员会协办,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独家支持的基金项目,目的在于提高重症临床诊疗水平,并推动临床科研发展。 吴阶平医学基金会是吴阶平院士发起的非赢利性团体,是卫生部直属的行业基金会。宗旨是联合国内外关心医学和健康事业发展的人士,筹募资金,通过奖励和资助各项学术活动等,为促进...
阅读全文
0℃
Intensive Care in China  ICU Management & Practice, Volume 17 - Issue 1, 2017  Critical care was recognised as a medical speciality in China less than 10 years ago. However, the development of intensive care began in the 1980s when the first intensive care unit (ICU) with a single bed was opened in 1982 at 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 Hospital, which opened the first department of critical care medicine in 1984 with a seven-bed ICU, chaired by Professor Dechang Chen, w...
阅读全文
0℃
重新认识AC Guyton   再学习周围血循环和心功能生理学和病理生理学 在我这段医学生涯时期,血流动力学的学术理念经历了两个历史性的演进阶段。Swan-Ganz导管在临床上广泛应用,掀起一股热潮,大力促进了临床医师对左心前负荷对心肌功能重要性的认识。这一点应该肯定。漂浮导管之所以退出历史舞台,不是简单地因为侵入性技术所附带的风险和并发症。深层原因在于发现了新的问题,激发那些善于思辩的学者们,对血流动力学理念提出新的思考。 1980年代后期,已经有些学者写文章,对Starling心功能曲线在临床上应用,...
阅读全文
0℃
Starling曲线:在北京协和医院创建ICU 1982年回国,在寸土寸金的协和医院内,硬是“挤出”一块“土地”,首先开设了3张床位的外科ICU。曾主任得知我将为一位病人插入肺动脉漂浮导管。这在协和医院是第一次。他约请内科方圻主任和外科费立民教授,晚饭后到放射科现场取齐。我和马遂大夫两人搭档,X线透视下,经前臂贵要静脉插管。在几位老师们的注视下,导管非常顺利地漂入远端肺动脉。 1984年,协和医院第一次建立“加强医疗科”,也是我国第一家按国际先进学术理念和组织模式,建立的综合性ICU。我们把老病房改装,可...
阅读全文
0℃
Starling定律:我在巴黎医院ICU学习 1980年夏天,鉴于漂浮导管对血流动力学临床应用的重要性,我从Cochin医院转入Ambroise-Pare 医院心脏科ICU(法语简称USIC)而不是CCU,那里的业务不限于冠心病。心导管室的空间并不宽舒,工作日程紧凑,每天上午安排4位病人,有右心,也有左心插管,检查目的不同。那家ICU仍使用X线录相的老方法。操作完毕后,胶片送暗室洗印。每天下午心内科医师们各自埋头,阅读X线录相,写出分析报告。我没有独立工作的能力。学习数据分析比学会心导管操作要困难得多。法国人在工作的时候,...
阅读全文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