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事件●关注
0℃
拿破仑和法国医学教育 (2007-03-31 12:01:23) 拿破仑,像所有的历史伟人一样,是位有争议的人物。他是炮兵军官出身。1804年当上法国皇帝。Austerlitz战役(1805)他大获全胜,野心勃勃想征服全世界。巴黎协和广场上竖立的那块高大的石碑,是拿波仑从埃及抢劫的战利品。 (图片来源   维基) 大陆多个国家联合起来反抗。俄国托尔斯泰在《战争与和平》中,把那位俄罗斯年迈的独眼龙元帅库图索夫大大夸奖了一番,因为他下令焚烧莫斯科,迫使拿破仑一无所获,从莫斯科倉促撤退,法国士兵在归途中冻死了好多。Waterlo...
阅读全文
0℃
巴黎教学医院的科主任和他们的秘书  2007年4月10日  我初到巴黎,以进修医生的身份进入科室。按惯例,没有资格参加科的早会。然而,秘书向我转达了教授的口谕,自然应召前往。早会就在主任办公室,讲师、主治大夫以上人员已络续进入。房间并不宽敞。大家站着,窃窃私语。Leger 教授进屋,秘书和总护士长尾随其后,侍立两侧。一片安静。教授本人也站着,与众人只有一张书桌之隔。书桌一尘不染,明显地摆着几支削好的铅笔。如果在尚未讲话之前,教授捡出其中一支,举到与眼晴等齐的高度,端详笔尖。就这一瞥,足以使...
阅读全文
0℃
巴黎教学医院的临床教学 (2007-05-05) 我必须清醒地明白,我有幸被委派留法学习,但我不是尖子。对内、外科的基本问题的知识,我有很多缺陷,更确切地说,有的是无知。在我进入巴黎教学医院、接触法国的临床教学之初,我有过窘困和焦虑。我强迫自己静下心来思考。无知、不应该造成精神障碍。无知、应该是学习的动力。无知者要敢于大胆去冒险,闯荡未知的领域,在专业上开拓新的局面,在生活上也是一样。 我进入ICU。多种床边监测仪,我从未见过。仪器上闪烁的数字、显示的曲线,所提供的信息,我看不懂。我等待着...
阅读全文
0℃
1980年,我在巴黎Ambroise-Pare医院学习 2012年8月15日 (Ambroise-Pare画像) 说起Ambroise-Pare,首先需要重温法国医学的一段历史。法国曾经把医生称为barber surgeon(“理发匠医生”)。Ambroise-Pare根据战地治疗伤员的经验,摒弃截肢后用烧红的热铁烙创面的老办法,采用由Galen首创的结扎动脉止血,有效地减少出血性休克的死亡率。他想方设法摘除伤员体内的子弹。对战伤外科学作出重要贡献。Ambroise-Pare纠正了锴误的社会舆论,被尊为现代外科学创始者之一。显然,他深受当代医学科学的局限性,产生一些疑惑...
阅读全文
0℃
我留法第一学年的体验 2018-10-3 1979年,是我进入巴黎第五大学教学医院ICU学习的第一年。我对内外科基本问题的认识短缺。第一学年,学习比较清苦,也就是说又冷清,又艰苦。法国医学教学和我国不同。我既然来法国,自已应该知道需要学什么。不要指望有某位法国老师陪着我,教导我,在法国从来没有这种先例。如果谁不滿意法国这种教学方法,那么,悉听尊便,他就可以打道回府,没有人挽留他。主治医师会对我进行突击式面试,他问我一些临床医师应该知道的基本问题。显然,我的回答不能使他满意。他并不给我讲解,...
阅读全文
0℃
我们为什么要做科学研究? 2018-9-26 我们最容易看到的是事物的表面现象。我们最感到困惑的是事物发展的内在规律和多种事物之间的内在联系。 太阳从东边升起,从西边落下,每天如此,千百年如此,我们视觉器官的直觉感受没有欺骗我们。这就是事物的表面现象。有一天,一个人站起来说:“地球是转动着的”。这个人就是哥白尼(1473—1543)。罗马教廷说他违反教义。由于哥白尼的著作是用拉丁文写的,社会影响不大。罗马教廷70多年间没有明令取缔哥白尼的著作。 布鲁诺像 布鲁诺被烧死 布鲁诺(1548—1600)捍卫和发展...
阅读全文
0℃
请关注BASIC十周年纪念活动 2008年,中国病理生理学会危重病专业委员会与香港中文大学麻醉与深切治疗系合作,将危重病医学基础评估与支持治疗(Basic Assessment & Support in Intensive Care, BASIC)课程引入大陆。 BASIC课程由香港、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国等亚太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临床重症医学专家编写,内容涉及常见危重病的病情评估、诊断与治疗等基础知识与基本技能。这一课程得到了欧洲重症医学会(ESICM)、世界危重病医学会联盟(WFSICCM)、亚太危重病医学协会(APACCM)及中国病理生理学会危重病医专...
阅读全文
0℃
对危重病医学36年的反思与前瞻 陈德昌 2018年8月28日 1950年代以来,一些生理或生化实验室技术进入临床实践,成为实时的、动态的床边监测。新概念与新技术结合,必将推动学术理论的发展。曾宪九教授敏锐地觉察到1970年代在北美和欧洲,危重病医学已经成为一门新兴的临床学科。 作为外科学教授,曾宪九深信“没有生理学、病理生理学以及生物化学等方面发展,现代外科将无法超越古代外科处理体表外伤或浅在部位病变的局限性”,“外科学的重大突破都是由于基础医学的进展而得到促进的”。1950年代初,曾教授创建协和医院...
阅读全文
0℃
祝贺于凯江教授、曲彦教授获得2018年中国医师奖 8月19日是中国第一个医师节,当天上午,由中国医师协会主板的首个中国医师节庆祝大会暨第十一届“中国医师奖”颁奖表彰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参会的全体医师在中国工程院孙颖浩院士带领下进行了庄严的宣誓。 全国政协副主席李斌、十二届政协副主席韩启德、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马晓伟主任、王贺胜副主任、中宣部副部长梁言顺、国家民政部副部长詹成付,中国医师协会会长张雁灵等领导出席大会。 “中国医师节”是继教师节、记者节、护士节之后,经国务院批准的第四个...
阅读全文
0℃
一场别开生面的考试  是马是骡拉出来溜溜 2018年7月28日 留法第一年,我进入巴黎第5大学Cochin医院学习。有一天,我已走出医院大门,去搭乘地铁。身后开来一部黑色轿车,停下。Leger教授伸手,招唤我就近说话。他通知我在暑假结束后,我将应邀到法国外科学会例行的学术会议上,做一次演讲。教授要我讲一讲中国在治疗全身严重烧伤方面的新进展。起草演讲稿有什么困难,可以找外科某某主治医师帮忙。在听到我的首肯后,他一溜烟地把车开走了。我参加过严重烧伤治疗工作,是我在个人履历上写着的。教授在考验我,是马...
阅读全文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