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学会动态
0℃
巴黎的森林公园(二) Bois de Boulogne (2007-01-14 09:10:53) (Boulogne森林公园地图   图片来源  维基)                  第二学年,巴黎对我并不像最初那么陌生。巴黎以她的魅力征服着每个人。按照圣经的故事,在伊甸乐园,夏娃受到蛇的诱惑,好心把智慧之果,让亚当吞下。这颗苹果可能比较大,梗阻在亚当的喉部。这就成了男人们的喉结,固然体现了一种男性美,却永远借此儆示...
阅读全文
关于中国病理生理学会危重病医学专业委员会公众号账号迁移的说明已关闭评论
各位同事: 因国家对各个非政府组织公众号数目的限制,中国病理生理学会危重病医学专业委员会公众号—CSCCM病理生理危重病—近日将进行帐号迁移。届时本公众号的业务、功能将转移至新公众号BASIC重症医学。 迁移详情如下: 旧帐号名称:CSCCM病理生理危重病旧帐号主体:中国病理生理学会新帐号名称:BASIC重症医学新帐号主体:北京森路笛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尽管因政策原因,注册账号主体发生变动,但公众号运营团队仍将继续为国内重症医学及相关学科的同道们服务,提供有关重症医学最新资讯。 感...
阅读全文
0℃
巴黎地铁  Odeon(下) (2019-1-10) Odeon 有家小书店 从地铁站出来,往右拐弯,越过大马路,有一条狭长林荫小道,尽头处矗立着一座彫像。再往前走有一斜坡,拾阶而上,正面处是一家小书店。推门而入。不见店主。这是名符其实的小书店,两壁书架排满书籍,其间的空隙容一人通过,地上有几处还堆放着书,码放整齐。没有柜台,没有桌椅。书店内非常安静。偶有一或两位读者进入,检出架上的书本,站着阅读,可以站上很长一段时间。然后,把书放回原处,从不随手乱扔。这里没有偷书的文雅儒生。机...
阅读全文
0℃
巴黎地铁  Odeon(上) (2019-1-10)      Odeon是巴黎地铁4号线和10号线的交通枢纽,在第6区中心,赛纳河的左岸。在我的眼里,赛纳河左岸是文化区,几所大学,研究所,教学医院,Rodin博物馆,先贤祠等都在那里。我的宿舍在巴黎大学城,背靠左岸的“周边的林荫大道”(Boulevard peripherique)。乘地铁很方便把我送到Odeon。 法国外科学会与巴黎第5大学 谈法国外科学会,必然想到巴黎第5大学。在我留法的年代,这所大学以医学科学为重点。历史上,第一所巴黎大学(La Sorbonne)在12世纪建立。196...
阅读全文
0℃
(2018-8-4) 在巴黎发现 中国水烟壶 不记得哪位热心人介绍我认识一位企业的老总,已经退休。他家居条件并不阔气。老先生满脸春风,好客。语速慢,用词与年轻人不同,很像中学年代法国修士对我们讲话。他的第二任妻子曾经是位空姐,和他前任妻的儿子在一个年龄段。徐娘虽老,风歆犹存。 (图 老先生的第二任妻子) 有一天,我和两位中国留学生同去他家作客。席间,女主人出示她的一件珍藏品,中国的。她不知是何物。我一看,眼前亮过闪光,几十年不见了。这是我姨婆(奶奶的亲妹妹)生前使用...
阅读全文
0℃
(2018-8-4) 开放之初,中国的留法学生喜欢“中国人与中国人扎堆”。这可以理解,语言的障碍,文化、历史、教育、生活习俗等多方面,差异很大。数十年的闭关锁国,年轻一代人很难想象外部世界是个什么模样,少数人也可能没有完全摆脱“中央大国”的习俗概念,凡事以“我为中心”。有些留学生的目标集中在学习现代化的科学知识和技能,学成为国,洋为中用。他们因各自的勤奋、聪明和天赋,嬴得法国老师的青睐。有的留学生对法国老师保持着礼貌上的距离。他们似乎对法国文化,对巴黎人不感兴趣。 然而,世界上各国的...
阅读全文
0℃
Cara教授和他的学生Cazalaa                (2018-8-8) 很可能在1980年某天,Necker医院院长曾邀请我在医院贵宾小餐厅共进午餐,Cara教授在座。我首次见到了Cara教授。他面带微笑,从容有常,颇有长者风度。他是巴黎Necker医院麻醉科主任,兼任危重病医学科主任。Necker医院并不是我计划中进修的教学医院。机遇实属偶然。我想起古有谚语曰“时不可失”,此其时也。 那家医院的全称是Necker-Enfants-Malades,由两个名词组...
阅读全文
0℃
神经重症医师培训和临床诊疗规范的建立,是促进神经重症专业发展的重要内容,明确专科医师需要的核心知识和技能,是专科培训的基础,中国医师协会重症医学分会神经重症专业委员会组织开展《中国神经重症医师核心能力》课题研究。 课题组经过网络调查及名义小组专家会议两个阶段的反复讨论及投票,最终形成了以下核心能力列表,该列表公示1个月,邀请相关专业同仁进行评论,感谢您对于课题的支持。点击连接或扫描二维码进入评论页面。 https://www.wjx.cn/jq/32973866.aspx
阅读全文
0℃
G教授和他的老母亲 2007-04-29 06:56:20 到G教授的母亲家去作客,纯实偶然。和我一样,G教授本人也是今年第一次来探望他的母亲。他说的“今年”,已经过了八个月。根椐我国当年的习俗,八个月,一个儿子才来到母亲的身边,感情上似乎难以接受。母亲虽然不住在市区,毕竟近郊区,交通很方便。然而,时隔40年,我国社会发生了深刻的变革,家庭结构和亲属关系亦随之而改变,“四世同堂”模式早己成为历史,一去不复返了。人改变着社会,社会也在改变着人。 G教授本人两鬓霜染,母亲自然显得苍老。做母亲的最能...
阅读全文
0℃
 C教授家宴小聚 (2007-04-27 10:03:04) C教授从事麻醉学和危重病医学专业。我不在他那家医院工作。作为朋友,去他家作客,不受拘束。C教授头发蓬松,脸部皱纹多,沟壑纵横。他和蔼,平易近人。和他面对面,不会产生那种被雷达捕捉的感觉。他发音浑厚。有些舵背,衣着稍嫌宽大,加上他的步态,似乎更像中国的长者。当然,他是天生的法国人。 教授家住巴黎市区中心地带的高级公寓,标志着他的社会地位和声望。家具和室内装饰无疑是欧洲古典式。壁炉和上方的大鏡子是客厅和书房的灵魂。客厅墙上分别挂着几...
阅读全文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