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学会动态
0℃
祝贺于凯江教授、曲彦教授获得2018年中国医师奖 8月19日是中国第一个医师节,当天上午,由中国医师协会主板的首个中国医师节庆祝大会暨第十一届“中国医师奖”颁奖表彰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参会的全体医师在中国工程院孙颖浩院士带领下进行了庄严的宣誓。 全国政协副主席李斌、十二届政协副主席韩启德、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马晓伟主任、王贺胜副主任、中宣部副部长梁言顺、国家民政部副部长詹成付,中国医师协会会长张雁灵等领导出席大会。 “中国医师节”是继教师节、记者节、护士节之后,经国务院批准的第四个...
阅读全文
0℃
一场别开生面的考试  是马是骡拉出来溜溜 2018年7月28日 留法第一年,我进入巴黎第5大学Cochin医院学习。有一天,我已走出医院大门,去搭乘地铁。身后开来一部黑色轿车,停下。Leger教授伸手,招唤我就近说话。他通知我在暑假结束后,我将应邀到法国外科学会例行的学术会议上,做一次演讲。教授要我讲一讲中国在治疗全身严重烧伤方面的新进展。起草演讲稿有什么困难,可以找外科某某主治医师帮忙。在听到我的首肯后,他一溜烟地把车开走了。我参加过严重烧伤治疗工作,是我在个人履历上写着的。教授在考验我,是马...
阅读全文
0℃
留法学习之前,我是什么人? 2018年7月26日 在上海震旦大学医学院上课,我最喜欢的是生理学,最讨厌的是解剖学。生理学的老师是吴云瑞教授,学生都知道他是仙鹤草素(Agrimonin)研制成功者。这位老先生上课在午后一点半。他的法语发音,含糊不清。学生听课也不专心,窃窃私语者多。听着听着,发现老师突然打盹,讲课中断。课室内,讲台上下,顿然失声。就这么短短的片刻,吴老师醒了。绝妙之处在于他能很快从中断处接下去讲,丝毫不错。一堂课多次反复,真够刺激的。 那么,我为什么喜欢生理学?第一次做动物实验...
阅读全文
0℃
巴黎教学医院的医学教学  2007-05-05 16:15:52 仪器是人的感觉器官的延伸,是人的双手的延伸。各种床边监测仪,我从未见过。仪器上闪烁的数字、所显示的曲线所提供的信息,我看不懂。我等待着某一天、会有某位法国大夫绐我讲解和指导。这样的一天,这样的大夫从来不可能出现。 病房巡诊是临床教学的重要内容。在听取病例报告后,上级大夫开始一连串的提问,很像对年轻大夫的常规的认知水平测验。对于我这样的外科大夫来说,ICU巡诊时的讨论和讲解内容,却是前所未闻。有些细节,也颇使我苦恼。每当我听到周围的法...
阅读全文
0℃
巴黎大学城 2017-12-10 从欧洲经典古建筑群  Deutsch de la Meurthe 说起 1979年我去巴黎。中国留学生被分派到巴黎不同的高等院校进修。按“外国学生接待中心”安排,我们大多数居住在“大学城”(Cite Universitaire)。大学城占地面积很广。每幢楼房都以不同国家不同命名,其中,比利时(1924)、加拿大(1925)、西班牙(1927)、日本(1929)、摩洛哥(1953)、意大利(1958)等,建筑风格各有特色。可惜我没有时间去观光。楼房并不专供本国留学生住宿,外藉学生约占30%-50%。中国对外开放不久,那年首次向法国派...
阅读全文
0℃
留法学习初期我的梦想和现实见闻 2007-04-15   1966年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是灾难。就我个人而言,虽然并非生死之劫,长期的精神上压抑、惶恐和忧虑,不知道自己的前途在哪里。这迫使我从绝望中挣扎起来。1978年改革开放。我被列入首批赴国外留学的名单。我的老师曾宪九教授委派我去法国学习危重病医学。我做梦也不曾想过,竟然会有这么一天。我庆幸改革开放给我宝贵的机遇。国内还没有建立合乎国际规范的ICU。我满腔热情,希望学成回国后,能开拓新的专业领域。我想起唐僧去西域取经,遇上九九、八十一难。我...
阅读全文
0℃
早春天气里的生命之歌 人物和故事(六) 2018年6月28日 用历史的眼光看待1958年的故事 1979年,我进入巴黎第五大学附属医院,开始新的学习生涯。L. Leger教授时任法国外科学会主席,要我在暑期结束后,在外科学会例行学术讨论会上做报告。这多少有点使我为难。法国在严重烧伤病人的抗生素治疗,早期切痂植皮、自体皮与异体片间隔移植、特别在病人营养支持等方面,比我们做得更细致。此外,出乎我的想像,巴黎教学医院一家烧伤科的主任是一位生理学教授,他把研究的课题直接进入临床实践。虽然,这是一次尝试。然而...
阅读全文
0℃
早春天气里的生命之歌 人物和故事(五) 最初的一个月,把治疗推进到一个拐点 烧伤后四、五天,邱财康挺过了第一道难关。满怀希望的社会公众以为能够轻易取胜。上海市委宣传部在广慈医院召开了一次现场会议,向全市新闻媒体下达指示,限期一个月,不公开报导。市委的指示是审慎的、务实的。在最初一个月里,邱财康从外科普通病房转移到传染科病房大楼,从那时起,正式创建了独立的烧伤病房。我们闯入了一个新的领域,犹如发现了新大陆,引起我求知的好奇心。 在最初一个月里,对於严重烧伤后出现的问题,我们并非...
阅读全文
0℃
早春天气里的生命之歌 人物和故事(四) “我们没有退路”:土制翻身床的故事 2018年5月26日 要想方设法让烧伤病人全身创面得到完全的、充分的暴露,成为我们必须跨越的一道坎。长时间受压可以使残存的真皮细胞受到破坏,深II度烧伤创面转变为皮肤全层坏死,需要有更多的自体皮可供移植,以覆盖裸露的新创面。但是,可供移植的自体皮资源却非常有限。烧伤医疗小组深感后果的严重性。 在危机中去寻找机会,临床观察是思考的基础。背部皮层较厚,烧伤以深II度为多见,背部烧伤在全身烧伤总面积中往往占很大的比例,很...
阅读全文
0℃
旱春天气里的生命之歌 人物与故事(三) 没有羽毛扇的诸葛亮 2018-5-7 紧接着休克期之后,爆发烧伤严重感染,把病人的生命推向危险的边缘。血培养出现绿脓杆菌。医疗小组内,谁也没有这方面的治疗经验。广慈医院领导请上海第一医学院戴自英教授急会诊。戴教授快言直语。行动果断。他像一位拳击高手,“组合拳”快速出击。第一,他强调只能应用多粘菌素才有效。当年国内尚未进口。时间紧迫,他坚持通过外贸渠道采购。第二,他提出要定期做细菌学调查,包括血液和全身多部位创面。要对不同抗生素进行联合敏感试验。对...
阅读全文
×
腾讯微博